现金网下载

把群众难事当成自己家事(基层治理新实践)

把群众难事当成自己家事(基层治理新实践)

核心阅读

信访问题常常涉及多部门,“踢皮球”现象时有发生。天津市宁河区创设“信访超市”,构建四级调处体系,全科受理、集成联办,破解了信访部门只接访不办理、事权部门推诿扯皮的难题,实现了“多头访、多地访”向“跑一地、进一门、一站式”转变。

1000多平方米的宽敞大厅,农业农村委、水务局等16个部门派人挂牌常驻,发改委、工信局等10个部门轮驻,其余42个部门和镇随驻——在天津市宁河区“信访超市”,群众最多跑一次、只进一扇门,就能反映诉求,解决难题。

不增加编制、机构、人员,以“超市”的形式、多部门联动接待“信访顾客”,全科受理、集成联办、一站化解,宁河矛盾纠纷多元化解中心这一新机制推出3年多来,发挥了重要作用,许多群众反映的问题得到了有效解决。

“把群众难事当成自己家事,各部门各单位拧成一股绳,将多头访、多地访、重复访转变为阳光信访、法治信访、责任信访,‘信访超市’真正解民忧、畅民情。”宁河区委书记王洪海说。

厘清责任

响应不及时、问题被拖延,再次形成信访问题的,纪委将启动问责机制

走进“信访超市”,4位大姐正跟接访员嚷嚷:“修排污管道,把马路都挖开了,出入不便不说,这管道离我家也太近了,万一漏水,家里可是会进污水呀!”

“你们反映的情况我都听到了,你们是哪个镇哪个村的?村书记、镇书记有没有详细告知排污管道怎么修?”宁河区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边均兴主动迎上前。

详细了解情况后,边均兴在一张便签上写道:“万明书记:杨庄村污水改造问题,请从速解决。”同时告知几位大姐,“拿着这张便签,去找你们镇的党委书记李万明,5个工作日问题没解决,再来这里找我。”

“对问题的解决为何这么有信心?”面对记者的提问,边均兴说,“在宁河,信访是一把手工程,主官事主官办。解决不好,年终考核一票否决。”

信访问题常常涉及多地多部门,容易推诿扯皮。“‘信访超市’发挥作用的关键在于入驻部门都是一把手的代表,只要群众有反映,就要有说法有办法,从根本上杜绝了问题在信访部门空转的症结。”边均兴说。

“刚才她们反映的排污管道问题,可能涉及镇党委、村委会、水务局、住建委等,交给镇党委去办,如果解决不了,可以启动‘吹哨报到’机制,各相关部门一把手都会在第一时间响应。”宁河信访办主任张连生说,响应不及时、问题被拖延,再次形成信访问题的,纪委将启动问责机制。

中午时分,记者见到苗庄镇党委书记李万明,问起排污管道的事,他坦诚地说:“几位大姐的问题已经解决了,是我们工作不扎实、不细致,没有把排污管道埋藏的具体位置、深度以及后续道路恢复等相关情况跟群众讲清楚。”

联调联办

受办一体、多元化解、一门办结,避免办事部门之间互相“踢皮球”

“最难的莫过于朝阳花园烂尾楼的处理。”提起推动信访积案解决,边均兴感慨。此前,历时10年,1000多次上访,开发商跑路,购买房产的群众看着半拉子工程掉眼泪,一期二期住户没房产证、没物业服务,垃圾无人清运,还时常停电断水。好端端一个楼盘成了最难啃的“骨头案”、锈蚀斑斑的“钉子案”。

如今的朝阳花园小区绿化整洁,活动场地、器材齐全,物业人员和志愿者定时巡检,地下停车场可容纳1000多辆车,三期楼盘6月底开盘出售的信息吸引不少人前来看房。在该小区活动室,记者遇到6位排练说唱节目的大妈,她们兴奋地说:“以前都不敢和人提买了朝阳花园的房子,如今的自豪和开心生怕别人不知道!”

51栋楼、4800户、1.5万人,涉及面广,处理难度大,从何处下手?边均兴找到解决问题的切入点——房产证。从给入住群众办证开始,到引进物业管理、招到商户开发小区底商,到逐个化解债权债务纠纷、拿到三期销售许可,建立社区党委、物业委员会,再到区委政法委牵头组成项目接管工作组,清偿债务近6亿元,第三方工程建设方接手后续工程,难题一个个破解。

“解决这么大的烂尾楼难题,联调联办机制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”边均兴说,群众反映问题最怕“踢皮球”,踢来踢去,原本“轻小易”的矛盾,变成了“老大难”顽症,“出现这一问题的根本原因是信访部门只接访不办理,事权部门推诿扯皮,协调困难,解决不及时”。

“信访超市”设立接访、调解、心理疏导、速裁法庭等10个功能区块、20多个开放式接访窗口、68个部门入驻,每个窗口挂着醒目的牌子,前来办事的群众“按牌索骥”,实现了“只受理不办理”向“受办一体”转变,“一元应对”向“多元化解”转变,“多头访、多地访”向“跑一地、进一门、一站式”转变。

就地调处

四级调处体系搭建矛盾纠纷化解“金字塔”,推动信访下行、矛盾不上交

见到宁河区七里海镇任凤村的于守忠时,正是晚饭时间。老于是名村医,还是村里的“红色网格员”,负责22户96人,平时每周要巡访两次。像老于这样参与义务巡访的基层党员网格员,在宁河有3065人。

“建立‘信访超市’,问题看似在‘超市’集中解决,其实恰恰推动了信访下行,把矛盾及时化解在基层。”张连生说,他们建立起以区“信访超市”为“塔尖”、镇综治中心为“塔身”、村(社区)综治中心为“塔座”、基层网格为“塔基”的四级调处体系,搭建起矛盾纠纷化解的“金字塔”。

在七里海镇综合治理中心,300平方米的大厅,包含了政务办事和信访调处两大块服务区。该镇党委书记苗国栋说,中心不仅有专职的镇政法书记,还赋予镇一把手“吹哨权”,一声哨响,相关部门都要到场,合力解决问题。

“有些问题,确实不是基层就能解决的,需要相关部门一起协调。但这并不是说,我们就可以把矛盾上交。”七里海镇任凤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王会生说,要想从源头化解矛盾纠纷,基层干部要积极作为,想群众所想,盼群众所盼,带动村民勤劳致富,矛盾和问题自然就少了。

任凤村紧邻国家级湿地与自然保护区七里海,村里因地制宜发展稻蟹混养。“蟹肥苗壮,还能发展观光农业,真是一举三得,村民人均年收入26000元,哪还有闲心‘整事儿’?”王会生说。(记者 富子梅 人民网记者 王 浩 崔新耀)

《人民日报》 (2020年06月30日 07版)

责编:张婧妍、包睿一

Back To Top